当前位置
文章正文
19岁年薪千万 嗨氏因王者荣耀成“传奇”
发布来源:云豹直播    Date:2017-08-09 16:51:24   

  “来了来了来了,又迟到了,我的天老爷,天天都要迟到这么一会儿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很绝望。”粗重口音的四川普通话在房间里回荡,右边直播窗口中的弹幕如同火箭弹在空中炸裂,覆盖了整个画面。“嗨哥,终于等到你了”“老公,我爱你”“今天要王者啊”……

  江海涛,这个19岁的少年,15分钟前还细声细气地回答本刊记者的问题,打开直播间的这一刻,他变成了“嗨氏”——国民手游《王者荣耀》最红主播,几百万粉丝的偶像,他将在余下的6个小时中支配粉丝们的感官,主宰他们的情绪。

  

  “嗨嗨”与“嗨妈”

  第一局,江海涛的英雄是干将莫邪,很不顺利,被对方的李白盯上,杀死了三次。“白哥,你怎么这样啊,很绝望啊!”江海涛在直播室里大叫。

  这时,从隔壁卧室有声音传来:“宝贝你好,让妈妈看看你,你长得真漂亮啊,要坚强好不好,跟妈妈讲讲话吧。”

  这对话声让江海涛有些心烦意乱,对直播室说了一句:“这吵得我很绝望,声音比我还大。”他起身将直播间的推拉门关上,隔绝了母亲的声音。

  除了自身的努力以及天赋,母亲与粉丝的对话是江海涛的“嗨氏”品牌能够成功的另一关键。

  “嗨嗨跟我是单亲家庭,我跟他爸爸在他几岁的时候就离婚了。我对他从小的教育模式就是要求他必须要学会独立。”嗨妈告诉本刊记者。

  “嗨妈”是嗨氏粉丝团对江海涛母亲的称呼,几乎与嗨氏齐名。嗨妈年纪不大,穿着青色长裙,留着齐眉刘海。她一直在隔壁卧室,半靠在枕头上,或者语音,或者打字,在QQ群,在微信群,在微博里与嗨氏的粉丝互动。“我一个晚上差不多要回复两万多条消息。”嗨妈说着,手机不离手。

  这套三百多平的房子中只住了三个人,除了嗨妈和江海涛,还有一个助理。这个家庭的生物钟完全是颠倒的:下午五点钟,江海涛起床,全家出去吃饭;六点钟开始直播,一直到凌晨五点结束,然后开始制作和上传视频,持续到早上八点;在八点吃完不知道算早饭还是晚饭的一顿后,全家睡去。

  

  7月2日晚,姜海涛在直播室直播《王者荣耀》的游戏过程

  “一天回复两万多条,光这一点,其实就已经干掉电竞圈绝大多数的主播了。”著名游戏媒体人BBKinG告诉本刊记者,为了拍摄江海涛的一个纪录片,他跟了这对母子半个月时间。“而且他们能够常年坚持,你可以去看一下他B站视频的更新,基本上每天两到四个视频的更新量,圈内几乎没有其他主播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。”

  “活该人家发财,我也算是勤力的人,但绝对无法做到嗨氏和嗨妈那样自律。”BBKinG说,跟拍两周后,他已经累到头晕眼花,不知身在何处。

  《王者荣耀》在直播领域有主播和解说两个职业。解说是官方KPL联赛中讲解职业选手的比赛,一般是三个人,而主播是在直播平台边玩边讲解自己的比赛。一般来说,由于主播限制比较少,个性化强,粉丝会更多一些。

    主播获得的礼物收入,一般和直播平台五五分账,月均在几百到几万元的区间。少数顶尖主播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开网店,月流水也可以过百万。

    现在,斗鱼、虎牙、龙珠、触手等游戏直播平台都为《王者荣耀》开了专题和热门游戏推荐,依靠《王者荣耀》赚得盆满钵满的“头部主播”不在少数。

  从2017年开始,在各平台的评选中,江海涛都是《王者荣耀》的第一主播,去年跳槽到虎牙直播后,江海涛的粉丝数暴涨,目前他在虎牙直播的订阅数是420万,弹幕高峰期一分钟达2300条,在新浪微博拥有310万粉丝,很多媒体都已经称他为“游戏圈中的TFBOYS”。

  江海涛的年薪也已超过了千万,单日礼物收入4.4万。巨大的利益引发了种种恶意的攻击,王者荣耀主播之间也存在激烈的斗争。江海涛长期位于第一,自然也成为其他主播的眼中钉。“他们会在直播时把嗨嗨故意给引输,用尽各种不一样的手段对付他。”嗨妈说。所谓引输就是有意成为江海涛的队友,在对局时放水。

  江海涛告诉本刊记者:“基本上只要你是个游戏主播,人气稍微高一点,都会有其他主播不服气,觉得凭什么你的级比他高?他采用这种方式就能把你的人气拿到他那儿去。”引输之后,这些竞争者还会在直播间评论带节奏,贬低江海涛的技术。

  真假“嗨哥”

  第一局失败之后,江海涛连胜五局,把自己的干将莫邪打到了四川省第十五名,还差两局就上升到至尊星耀3。

  对于玩家来说,《王者荣耀》共有七个段位,从低到高分别是倔强青铜、秩序白银、荣耀黄金、尊贵铂金、永恒钻石、至尊星耀和最强王者。每个段位里又分成几个等级,至尊星耀就有从5到1五个等级。每个赛季开始,玩家的段位都会下降,然后再次向最强王者挑战。至尊星耀3就意味着还有3个等级,江海涛就杀入了最强王者。

  这个时候,嗨哥停了下来,开始揭发一个冒充他骗钱的骗子。

  “我刚接到消息,有一群骗子建了一个‘虎牙嗨氏粉丝群’,还要收费,兄弟,当出现‘粉丝’两个字的时候,就说明这个群绝对不是我的了,我只有两个称呼,‘嗨宝’和‘观众’,”江海涛对着话筒,抑扬顿挫开始和骗子作战,“而且人人都知道我是电竞散财童子,只会向观众发钱,绝不会收钱。”

  他进入了骗子建的群,和骗子吵了起来。“你骗我观众,还骂我观众,我的天老爷啊,有毒啊,大哥。”江海涛一边在群里打字,一边直播,“你还敢用生命担保你自己是嗨哥,你是嗨哥,那我是谁。”

  吵架持续了十几分钟,这期间,江海涛一直称呼骗子为“兄弟”,没有吐一个脏字。

  江海涛发了微博,呼吁粉丝向腾讯官方投诉这个QQ群,“兄弟们,投诉多了,腾讯就会将群永久关闭。”

  一分钟后,这条微博的转发量就超过了500,两分钟后,QQ群就被腾讯关闭。

  在主播粗口漫天的时代,江海涛算是一股清流。“技术无可挑剔,人品好,长得帅,有足够的幽默感和个人魅力。遇到猪队友,遇到挂机,遇到演员,遇到人身攻击还从不回口的主播更是少之又少,这是一种能力,更是一种气度。”一位江海涛的粉丝在知乎上回答《如何评价虎牙主播嗨氏》这个问题时写道,“当我在为提高一点点技术或者玩出一点点花样而绞尽脑汁的时候,却发现有人只需要打开摄像头直播吃饭就会有几十万观众,这就是个人魅力。”

  这个19岁的少年有多大的影响力?江湖上有很多传说。“四川、上海、广州,无论在哪儿,去超市买东西,买着买着发现后面有一群人在盯着你看,买着买着发现后面一群人跟着你走,忍不住了就跑上来,‘哇来合个照’。”江海涛向本刊记者描述了自己被围观的“盛况”,“去看个电影,卖爆米花的盯着我看,认出我之后说‘哎哟,嗨哥,你亲自来看电影啊’。看完(电影)之后我发现外面一排人在影厅门口等我,说不想影响我看电影,散场后才要求合影,我用了半个小时才全部满足他们的要求,他们太善解人意了。”

  中国网络游戏发展史上,每隔五年左右就会出现一部统治力游戏,从《星际争霸》到《魔兽争霸》,然后是《DOTA》和《英雄联盟》的接力,最终接力棒从PC传到了手机,《王者荣耀》出现了。

  BBKinG告诉本刊:“嗨氏2016年其实也面临三个游戏的选择,一个是《英雄联盟》,一个是《全民超神》,还有一个就是《王者荣耀》。他觉得《王者荣耀》在保证操作精度的同时保证了最大的简化,很有前途,所以选择它作为今后的方向。”

  在移动终端如此普及的今天,《王者荣耀》这一全民游戏自带社交属性,本身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平台,玩一千盘,就可能遇到四千个不同的队友,这种社交效率是前所未见的,陌陌,微信也无法望其项背。江海涛为代表的《王者荣耀》主播,正是站在这个风口上,成为了全民偶像,这是之前的游戏主播无法做到的。很多之前的电竞主播没有踩中这个风口,人气一下子就滑落到低谷。比如《英雄联盟》时代最出名的女主播Miss,也曾做到过年收入千万,但她没有看准《王者荣耀》崛起,现在已转至幕后。

  “嗨氏之前在爱拍(原创游戏视频分享社区)也做了七年,他最早做CS,做《我的世界》,后面做了蛮多游戏,其实都不像现在这么火,”BBKinG说,“踩准点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江海涛选择了《王者荣耀》,《王者荣耀》成就了嗨氏。

  “你是不是小学生?”

  第十局,江海涛的英雄是“不知火舞”,队友们很给力,虽然本局他多次被杀,输出排在倒数第二,但队伍依然获胜。

  连胜八局后,距离至尊星耀2只有两局了。这时候,屏幕上弹出腾讯的游戏防沉迷警告,告诉他游戏时间已经超过4个小时,如果超过5个小时,将被强制休息15分钟。“马上就休息了,马上就休息了。”江海涛一边说,一边喝了一口治疗嗓子的药。经过四个小时不停地喊话,他的嗓子已经开始嘶哑。

  

  江海涛书桌抽屉里长年放着各种治嗓子的药

  游戏主播一般都是年轻人,从进入行业到走红也不过一两年,这种“坐火箭”的人生一不小心也会变成“坐过山车”。基于游戏直播的社交,更偏向于维护关系,而非建立关系。观众可以快速和主播建立直接的情感关系,但是粉丝维护难度高,难以建立忠诚的粉丝群。原本是A主播粉丝的观众,若是发现B主播讲得更好,打得更漂亮,下次的选择可能就会改变。

  圈内不乏曾红极一时,却突然爆出负面新闻,走下神坛的游戏主播。今天直播间里写着“权威认证国服第一XX张三”,明天就换成“行内认可国服第一XX赵四”了。

  江海涛13岁就进入了游戏主播这个行业,换了很多平台。从乐山搬去广州,又从广州搬回乐山。他曾经在微博上标注自己是四川大学毕业,后来又删除,而一些网友直指他只读完了职业高中,连“Victory”的发音都不标准。

  对于这个问题,本刊记者直接询问了嗨妈。“他是在我们四川毕业的,当时有些媒体就给他报道成是四川大学了,其实嗨嗨学的是技术型的东西,像计算机方面的,软件工程、工商管理,他全学了,”嗨妈说,“嗨嗨是学校特招生。本来他年纪不够,但他每到一个学校去报名,学校都提前给他测试,发现他的特长已经远远超过其他学生,特招进入了学校。”

  全民游戏还引发了全民担心,很多家长开始担心自己孩子的学业,人民网、新华社也多次发文痛批《王者荣耀》。开始的批评焦点是这款游戏滥用历史人物,造成孩子们的认知错误。这逼迫腾讯对角色进行大幅度的删改,比如“荆轲”就改成了“阿珂”。之后的火力就密集于小学生沉迷《王者荣耀》上,腾讯推出了特别针对小学生的强化防沉迷系统,小朋友只能玩一个小时就会被强制下线。

  “就我自己的感觉,(玩家)还是年纪大的居多,”江海涛说,“为什么总是提小学生,因为小学生是一个梗。玩游戏的大家都知道,只要一崩,就问‘你是不是小学生?’‘你怎么这么不会玩游戏?’‘小学生’只是一个甩锅的词,好像‘女司机’一样。”

  7月7日,江海涛在微博上转发了《王者荣耀》制作人李旻的公开信,称“这个健康游戏系统打心底里支持”。而嗨妈则在微博上晒了一张数据图。这是一张2017年3月31日至6月30日在YOUTUBE上观看嗨氏视频的观众年龄段分布图,18—24岁年龄段的观看人群最多,25—34岁年龄段的人群次之,之后是13—17岁年龄段的观众,12岁以下的观众数量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现在媒体们将火力对准了《王者荣耀》,但他们都没有考虑到这款手游还能火多久,也许没等将这款游戏批倒,它自己就已经被市场淘汰了。PC端游戏的寿命比较长,基本都在五年以上,但手游的寿命短很多,很多手游火了一年后就会被人遗忘,比如去年还大热的《精灵宝可梦》,今年的活跃人数只有去年的一成了。从2015年11月开始算,《王者荣耀》已经火了接近两年,在手游中已经算很长寿的了。

  “手游本身更新换代比较快,大众喜新厌旧的速度也比较快,我现在没有办法准确地判断它能不能火五年,但是觉得它火三年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。”BBKinG说。

  江海涛似乎也不担心这个问题,最近大红大紫的他开始向娱乐圈进军,参演了多部网剧,《薛定谔的猫》《少年有点酷》等。“我们发展的模式是要让嗨嗨走一个全能嗨的路线,是不受任何东西局限的一个偶像的身份。”嗨妈说道。

  十二点零五分,江海涛的第十一局以失败告终,冲击至尊星耀2的努力没有成功。“人家打得好,怎么能说人家窥屏呢?人家‘娜可露露’确实玩得好。”江海涛一边伸懒腰一边总结。窥屏是指主播在直播的时候,对手来他的直播间看他的屏幕,观察他的路径和打野的方向,是一种针对主播的作弊行为。他查了查对手的资料,一拍手:“兄弟,人家是国服最强‘娜可露露’,有什么不服的。”

  江海涛关闭了王者荣耀,将PS4的画面输出接到屏幕上,“现在是主机游戏时间,我们要玩的是《尼尔机械纪元》三周目”。三周目是指第三次通关,通常每一周目都会比上次更难。主机游戏时间将持续到早上四五点,然后还要上传视频,一直等到早上八点的“晚饭”时间。

  一个风口上的游戏,一个游戏风口上的少年,它们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也背负着巨大的争议。大凡如此,成功都自有其道,争议不止不休。好的直播程序开发也是如此。

0538-8270220